•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总想好一点第176章   

    第176章   

    作者:漱玉.    

      梅漫回家的时候,苏雪雁也在,两个失去亲人的女人,正在咀嚼和遭遇着生活中如期而至的每一段经历。亲人的渐渐离世,年老的无奈,生活面的一天天狭窄,不断的被边缘化。“莫道夕阳晚、为霞尚满天”那是诗人的浪漫和情怀。

      好在看起来顾蕙兰和苏雪雁的神情还是沉静的。梅漫看到她们的状态也稍微轻松了些。近些日子,由于房子和债务的事情牵扯了很多精力,导致了心情极差,每天不是跟艾达交流就是跟律师咨询,要不就是上网查各种资料。躺在床上发呆,各种悲哀、难过还有后悔。对于母亲顾蕙兰的关心和照顾无暇顾及。现在想来特别悔恨自己的过失。

      对于父亲梅抒颐,梅漫几乎是不敢想的,她觉得梅抒颐的突然离世,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每每想起都是痛切心骨、锥心裂肺。她特意让李翰歌陪着自己去了梅抒颐的墓地,一束鲜花,一份忏悔、一段悲情能让生者得意慰藉,能让逝者得以安然。

      顾蕙兰看到梅漫回来了,新奇的跟她讲她们在街口值班居然抓到一个间谍。还说你不要以为这个离我们很远。说不定街上吆喝磨剪子磨菜刀或者安纱窗的人就是潜伏的间谍。哪有那么多磨刀磨剪的。

      听到这里,梅漫看着两位老人笑了。日子过得如此充满遐想、充满情怀是让人期待的。生活中的故事,故事中的生活,我们就在这里寻找生活的况味。

      苏雪雁走了以后,梅漫问顾蕙兰。

      “马上就是你生日了,我送你一件三宅的妈咪包吧,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件外出的时候背吗。”

      梅漫对顾蕙兰说。

      “不要买了。我有那么多包。没有必要浪费钱。”

      以前,若是说给顾蕙兰买东西,表现的都是高兴喜悦。现在怎么画风由奢侈转为简朴了。

      “怎么是浪费,总要送你件礼物。”

      梅漫看着顾蕙兰说。心想,是不是父亲梅抒颐的去世给顾蕙兰的心里造成了伤害,导致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了。

      “观念变了。人都是这样,小时候渴望糖果,长大了、变老了渴望的东西越来越少。其实,过了一辈子才体会到,平凡的生活最幸福。”

      “你不想要东西我带你去旅游吧。”梅漫想让顾蕙兰开心。

      “我只想去青海看看你思敏姐姐,再去白洋淀的水里坐坐小船,看看一望无边的芦苇荡,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梅漫点点头说:“好,我陪你去。”

      顾蕙兰什么礼物也不想要了,对物质完全没有了兴致。梅漫故意开玩笑对她说:“你这么节俭、这么自律,不会有一天突然悟道,出家吧,像弘一大师。”

      顾蕙兰笑了,说:“你妈不是大师,每天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依然是个庸俗的老妈。”

      庸俗总跟生活和享受不期而遇,其实生活中需要适度的庸俗也需要高雅,更需要风清正气的清雅和干净,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是社会不可或缺的。但缺失和不健康的人格绝不会被社会接受更不会给予妥协。

      梅漫答应顾蕙兰,等安排好自己的事就陪顾蕙兰去青海和白洋淀。

      其实,对于父母精神的关照远远大于物质的给予。梅漫似乎懂得了这个道理。

      梅漫把跟夏南离婚的消息告诉了顾蕙兰。顾蕙兰当然很惊讶。看得出她脸上的绝望和难过。梅漫赶快告诉她,李翰歌回国了,他一直没有结婚。

      顾蕙兰说李翰歌是个好孩子,让梅漫不要再失去机会。梅漫告诉她,李翰歌家是没有什么财产的。顾蕙兰说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不是仍然相爱。

      李翰歌对梅漫说他的父母要回老家,在那里建一座养老院,一所乡村艺术学校,父母的财产拿出去不少,家里的企业,要负责艺术学校和养老院的运转,所以李翰歌的压力也是不小的。不过,李翰歌信心满满,他还打算把物流公司扩大,做国际物流业务。还想帮助思敏姐姐一起生产、经营婴儿奶粉。

      梅漫已经给彩武叔买了一个小房子,虽然不在市中心,但是一个安稳的住所足以让彩武叔安度晚年。彩武叔没有去住,他把小房子出租了,自己在梅家老宅附近租了一间小房,他说住习惯了,离不开这里。

      住在梅宅,又可以听到彩武叔咿咿呀呀娇媚的花旦唱腔了。

      李翰哥带梅漫去了孤儿院,他们给孩子们买了很多礼物。他说跟他最好的那个小女孩已被磐磐姐领养走了,带到了荷兰。他就是最后那次去看孩子,从磐磐姐那里知道了梅漫的事情。

      从孤儿院出来,李翰歌说要带梅漫去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梅漫肯定喜欢。

      李翰歌带梅漫去了动物收养院,面对那些可爱的狗狗和猫咪,她很兴奋,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冲梅漫亲热的撒娇,梅漫看到它翘起的黑尾巴。“雪里拖枪”它是阿福,梅漫激动地指着那只猫叫喊。李翰歌带着梅漫领养了阿福。

      又一个阿福来到了梅宅。

      梅漫告诉李翰歌,听说香港的古惑仔捐了几十所学校,自己很佩服他,也很佩服李翰歌的父母。她现在理解了李翰歌崇尚的简单生活。

      李翰歌说他想起了罗素的一句话:不加检点的生活不值得一过。也许我们过得不够高尚,但求不负自己的内心就好。”

      从动物收养院回来,梅漫神神秘秘拽着李翰歌来到了梅宅,悄悄对他说:“听说梅宅的地下埋了不少宝贝,你有兴趣跟我一起寻宝吗?”

      李翰歌笑着说:“如果真的挖出了稀世珍宝你会怎么样?”

      “若挖出的是故宫散落在民间的珍宝,一定要上交。也许,梅宅地下有宝贝的说法本身就是一个传说。”

      “那就不要挖了,让它成为一个传说,一个故事,一个心里的美好。”

      “很多东西轻而易举丢了,再找回来有多么不易和艰辛。幸运的是,你丢失的宝贝都找回来了,包括梅宅和我。”李翰歌对梅漫说。

      “把自己说成宝贝?你好自信啊!”梅漫半开玩笑的说。

      “我说的是实情啊!”李翰歌自信的笑了笑。

      是啊,这些年,梅漫丢失了很多,得到了很多,在丢失的遗憾和得到的喜悦中,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回首,日子已成为过往的流年……

      逝者如斯夫!

      生命之册留下了每个人的印记,不能更改,只能憾望。他们站在梅宅的风景里遥望远方,遥望流年、遥望过往的岁月……

      梅漫笑了,笑得那么甜美、从容。

      从今天开始,她的生活将进入崭新的境界。从迷失到挣扎到清醒。一切遇见都为今日的重生。

      “你真的——”梅漫的话被李翰歌打断了,他知道梅漫要说什么。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我不是念诗,也不是浪漫。我在面对自己的内心。”

      李翰歌突然想起什么对梅漫说:“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梅漫听后紧张的看着李翰歌。

      李想的女友从深圳回西北找他了。

      “啊?为什么会这样,那荷花岂不又要经历痛苦?”

      “是啊,生活中总有意外。总有无法预见的事等着我们。我想,如果不是爱情,放手也不可惜,丢掉也不痛苦,相信荷花一定明白这个道理。”

      李翰歌接着说:“我父母给了我一千万,让我结婚买房,我想把这笔钱给你,让你做出安排,谈恋爱时,我没有给你买过一件贵重东西,今天补偿给你。”

      梅漫摆摆手,让李翰歌把钱还给他的父母。

      李翰歌笑了笑,问梅漫为什么。

      梅漫看着月光中的梅宅。静静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有一裙,足以美丽!

      梅漫对金钱有了全新的理解和认知。

      愿望与欲望是两个差之毫厘的世界,它们与时光紧紧捆绑,不可复制。

      此时,古老的梅宅幽然静美,月满花浓,正是小院闲窗春已深的时候。紫藤暗香疏影,吐出丝丝余香,那轮挂在晴云中的银月,流光轻垂,盈盈月光轻眠着那首亘古不变的时光歌谣。

      时光在静静流淌,古老的月亮依然明亮……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6】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5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幸运飞艇注册 大河福彩 人人发福彩 全能中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丽盈福彩 宝岛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博冠福彩 酷睿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