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总想好一点第173章   

    第173章   

    作者:漱玉.    

      梅漫突然接到电话,说在老街咖啡厅,有个人在等她,让她直接去咖啡厅。

      梅漫脑子里突然想到了恶贯满盈的袁震饥,是不是他又来找自己麻烦呢。

      “你是谁?”梅漫有些心慌的问。

      “我是这里的服务员,男士就在我身边,他个子挺高的。姓什么他让我保密。”

      梅漫听到这句话就放心了,因为袁震饥个子很矮。也许是彩武叔找的律师吧,梅漫这样猜想。但是也不敢确定。

      梅漫抬着滞重的脚步怀揣着满心的不安去了咖啡厅,路过一个写字楼,玻璃墙外,三个涂着鲜亮口红的女孩在吸烟,女孩子有说有笑,看起来很快乐。她们是恋上香烟的女人,梅漫不是,没有在香烟身上寻找到快乐,也不会把自己的痛苦寄托在它的身上。梅漫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更不要提开心的笑了。今生不知道还会不会拥有一张纯真的笑脸。此时,梅漫想起了李荷花和夏采薇,她们也曾这样开心的笑过,今天,早已成为记忆。青春不知不觉已是回忆。

      走进咖啡厅,梅漫放眼一望,人影绰绰,她有点茫然。几乎想转身离去。管它什么人找,没有兴趣见,谁也不想见。

      “梅漫!”

      一个熟悉的声音。梅漫的眼睛顺着声音找。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看到他,梅漫傻了,完全惊呆在那里。

      是李翰歌。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梅漫看着李翰歌,眼睛里一下溢满了泪水。太意外了,太意想不到了。李翰歌这个曾经最熟悉的名字,这个在心里最不能忘怀的人,已经被梅漫丢弃了那么久,今天他再一次进入梅漫的生活。

      梅漫坐下,服务生就端上了一杯心形图案的卡布基诺。这是梅漫喜欢的咖啡味道。李翰歌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的,是不是很快就回去了?”

      梅漫故作平静的问。

      “才回来,不走了。”

      李翰歌看了一眼梅漫,端起他的拿铁喝了一口。

      “其实我中间回来过,你想我要看望父母啊。那时候听说你出国旅游。我也不好打扰你,怕夏南找我算账。”

      李翰歌笑着说。他说的很轻松。在他眼里,梅漫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既没有变胖也没有变老,只是眼神不像以前那样简单纯真了,似乎多了一丝忧伤。

      “听说你离婚了,要不咱俩可能都没有机会坐在这里。”

      李翰歌说。

      “你怎么知道的,听谁说的。”

      梅漫很诧异。李翰歌一直在国外,他是怎么知道的。连父母还不知道自己离婚呢,知道梅漫离婚的人寥寥无几。

      李翰歌根本不回答梅漫的问题。

      “你未嫁我未娶,我们还可以谈一场恋爱。”

      “开什么玩笑。”

      梅漫苦笑了一下。

      李翰歌是认真的。上次他回国从磐磐姐那里知道了梅漫离婚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有些喜悦,而且,似乎是冥冥之中,他一直坚信梅漫和夏南一定会离婚。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他。

      梅漫摇摇头,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未婚的男人,人们的观念接受不了,梅漫自己也接受不了。

      “离过婚的女人还能嫁给英国王子呢,还能嫁给法国总统呢。你自己要转变观念。”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

      梅漫之所以拒绝,是她认为这样做对李翰歌是有失公平的。以他的条件和能力可以找到一个年轻而优秀的女孩。

      “我以前单位有个同事,美国波士顿大学毕业的留学生,长得也不错,我给你介绍介绍,不是开玩笑。”

      梅漫以前单位确实有一个留学生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这么做。

      李翰歌看着梅漫笑了。

      “我千里迢迢回来几乎是第一时间来见你,就是为了让你给我介绍女朋友吗。我心里从没有放下过你。也装不下别人。”

      “我觉得我们已经错过了机会,这一次不要再错过了,人这一辈子能有多少机会容你错过。”

      刚开始梅漫嫁给夏南,李翰歌以为她是贪图夏南家的钱财,后来李荷花跟他谈起过,梅漫可能做投资赔了钱,心情不好,然后喝多了酒误认为跟夏南怎样了,以为怀孕了,结果根本没有的事,完全是一场误会,那时候她已经跟夏南结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夏南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结婚那天,梅漫突然拉着李翰歌说要跟他跑。那个时候,可能梅漫明白过来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梅漫问李翰歌。

      李翰歌点点头。

      “那时候,你家里有企业,经济条件很好,为什么不告诉我,一直骗我说是西北农村的,后来又说你父母是普通城市居民,你家里有企业的事一直隐瞒着我。是不是怕我贪图你家的财产,对你不是真爱、有意考验我。”梅漫的这个问题已经在心里积压了多少年,这是她一直不可理解的,也是她赌气嫁给夏南的原因之一。

      “我回答你来自普通家庭是对的啊。我本来就没有钱,那些资产是父母的,完全不属于我。”

      李翰歌在跟梅漫努力解释。刷新她的观念。很多人总是以为,父母有钱、有企业等于子女也有钱,这个观点是错误的。那是父母的钱,不属于子女。比尔盖茨的女儿还打工呢。

      原来李翰歌的观点是这样的,所以总说自己没有钱。并不是欺骗,自己确实误解了。听到李翰歌解释,梅漫确实对金钱有了另一种全新的理解。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6】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5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优中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巨奖福彩 天下福彩 玛雅福彩 千里马福彩 福盈福彩 好赢福彩 艾米福彩 宝岛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