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总想好一点第171章   

    第171章   

    作者:漱玉.    

      梅抒颐死了,很突然,很意外,让人意想不到。生活大都如此,不是依照人的意愿和想象。

      深夜,梅漫跑到护城河边,她想跳下去。这是在医院四楼窗口的想法一样的决然。

      路上,还有来往的行人,一个女孩对前面的身影喊:“妈,等等我!”

      这一句话,让梅漫转头跑回了家。是的,死没有那么容易和简单。当然,如果你想抛弃责任的话。

      梅漫操干眼泪走进了家。

      彩武叔正在陪顾蕙兰说话。当然是劝解的话。看见梅漫回来了对顾蕙兰说:“我找梅漫。你去休息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彩武叔对顾蕙兰说。

      “那倒不用,陪你说说话心里还舒服点。”顾蕙兰说。

      “我又不是外人。你在房间里踏踏实实躺着,明天我还来。”

      彩武叔说。

      顾蕙兰实在支撑不住了,走进房间就躺下了。梅漫走过去,轻轻带上了顾蕙兰房间的门。

      “丫头啊,你可要挺住啊。太突然了。”

      彩武叔的几句话像拉开的水闸一样,一子就把梅漫的眼泪碰出来了。

      “我把房子卖了,别跟你妈说。”

      彩武叔把一个卡塞给了梅漫。

      “干嘛卖房,您住哪?”

      梅漫着急的问。

      彩武叔摆摆手。

      “这些你就别管了,你跟彩武叔说实话,你最近是不是手头紧。急需钱。我上次去典当行找个熟人,看见你在典东西。”

      梅漫没有说跟夏南离婚的事,只把袁震饥的事跟彩武叔说了。

      彩武叔一拍大腿,说外国的东西他虽不懂,但是,有一点他明白,袁震饥惦记上了他们梅家老宅,因为袁震饥特意问过彩武叔,梅宅地下是不是埋着宝物呢,他说他听梅抒颐犯病的时候说过,也听他以前的丈母娘神神秘秘的说过。说宫里不少东西埋在了那里,包括战乱时故宫里的一些东西。他一定是冲着梅宅。不管是跟夏南亲近,让夏南破产,还是假意帮助梅漫买房,都是一个目的,就是不管以什么方式不择手段也要从梅漫手里拿过梅宅。

      听到彩武叔的话,梅漫仔细回忆袁震饥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一定道理。

      “你就在家照顾你妈,袁震饥那里的事你就别管了,我来处理。”

      “彩武叔,难为你了。”

      梅漫感激的说。

      彩武叔从梅漫家里离开直奔袁震饥的老窝,他知道这小子没有特殊事每晚都窝在他自己的娱。乐城。吃饭、唱歌、按摩。

      彩武叔站在娱。乐城门口,对门卫说:“去把袁震饥给我叫来。”

      门卫为难的说:“没看到袁总。”

      彩武叔冲进大厅,对大厅前台说:“去把袁震饥给我找来。”

      前台打了一个电话,走过来一个穿西服的男人,对彩武叔说袁震饥没在。

      彩武叔抄起前台的花瓶就摔在了地上。引起了一片惊叫,即刻吓跑了两个客人。

      转眼,彩武叔身边就围上了几个身穿西装的服务员。

      “你们都给我离远点,谁上前一会儿瞎了眼、当了公公别后悔,你大爷当过杀猪匠,杀人不眨眼。”

      “你们说姓袁的没在啊。”

      彩武叔风风火火在前面走,后面跟着一群看起来膘肥体壮实质上胆小如鼠的窝囊废。

      彩武叔先进餐厅包房,一间间找,没有,然后进唱歌的KTV包房,还是一间间的找,还是没有。彩武叔要进按摩室。袁震饥披着衣服从一间包房里走了出来,好像刚睡醒似的。睡眼惺忪,肿眼泡。彩武叔横了一眼袁震饥,心想,一看丫这副嘴脸就是内虚外衰的货。

      “彩武叔,稀客稀客,来,去最好的包房,找最好的按摩师给彩武叔来个全套SPA。”

      “别给我来这套,找你干什么来你心里清楚。”

      彩武叔气势汹汹一点也不惧怕。心想,你这个兔崽子,做过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我堂堂正正一辈子还怕你?

      “彩武叔,您到我这又砸又闹,我报个警一点也不多余。”袁震饥软硬兼施。彩武叔是软硬不吃。

      “你报啊,看谁手里黑料多。”

      袁震饥走到彩武叔身边,搂着他的肩说:“走走走,咱爷俩喝一杯。”

      说着拉着彩武叔走进了一个小包房。彩武叔也是个明白人,你要好说咱们就好商量,你要混蛋咱们就奉陪到底。

      彩武叔从兜里掏出一个小二锅头瓶子仰头喝了一口。对袁震饥说:“我可是喝了酒来的,武松醉打蒋门神,景阳冈醉打老虎。这都是有说头的。我现在一无所有,正愁没地吃饭睡觉呢。”

      “得了,老爷子,您就直说找我有什么事吧。”“梅漫什么时候跟你借的钱,你打什么梅宅的主意。”

      “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楚,那么好的梅宅谁不眼热。”

      “我告诉你,少打梅宅的主意,梅宅是你这样的人住的吗?你也配。梅宅的祖先不答应,梅家老爷子梅若兰冲破层层阻碍也要把你轰走。”

      “哈哈哈!”

      袁震饥笑了。

      “您就别在这装神弄鬼了。我是每年抢雍和宫头柱香,每年五台上敬香的人。”

      袁震饥说的很自豪,似乎神仙就在他的身后。

      “哼,头上三尺有神明。就你这副德行,神仙也不会护佑你的,你烧的香,神仙才不要呢。”

      “说这些都没用,彩武叔,这次的面子我是不会给你的。我已经咨询了律师,如果不行我就用法律手段得到梅宅。你回去问问梅漫,她的手机上是怎么跟我交谈留言的。哈哈,这都是证据!”

      “你这个混蛋小子,你就往斜道上走吧,金钱欲望迷上了你的心窍,你都活成了世间活生生的畜生、魔鬼。”“我活得很自在,很享受。”

      袁震饥喜笑颜开,根本不在乎彩武叔的话。

      “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替代。你不会有好报应的。”

      “你是神仙啊,彩武叔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袁震饥望着彩武叔的背影,撇了撇嘴。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6】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5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旺彩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幸运飞艇注册 幸运飞艇官网 热购福彩 爱拼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人人发福彩 开心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