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神医女仵作第489章   上一代的秘密(2)

    第489章   上一代的秘密(2)

    作者:花瓣雨    

      

      “张夫人?”林瑾再次打断张氏:“我能问一下您因何口口声声唤我娘亲闺名吗?莫不是我外祖、外祖母与丞相府和太尉府皆有渊源,所以当年我祖父和张太尉才会冒死救护我娘亲?”

      张氏先是一愣,继而莞然:“果然不愧为大理寺女仵作,竟心思缜密到滴水不漏,难怪我父亲也斗不过你。

      三姑娘今日既然以这枚镯子为引,自是对它做过了详细调查。姑娘所猜不错,那光明寺主持方丈乃出家之人,莫名其妙怎会珍藏女子饰物?还是皇室养生的专用秘药?而这京城无家可归的小乞儿何止千千万万,他又怎会单单只收留江绍辉和狄茹筠,并将自己珍藏多年的玉镯赠给徒弟当嫁妆?

      无非是因为,主持方丈当年受人之托罢了。”

      林瑾和萧遥下意识对视一眼,同声问:“受何人之托?”

       “这个我和相爷都不清楚,公公和我父亲捂得甚严。但,从他们主动与江绍辉夫妇结交,并刻意讨好来看,江绍辉夫妇的身份应该不一般,而这只玉镯,大约原本就是江绍辉夫妇之物,只是转借了下光明寺主持方丈的手罢了。”

      “如此说来,当年先皇后跑去光明寺踏青偶遇江绍辉和狄茹筠,也与小瑾的祖父和张太尉有关对吗?”萧遥再问。

      “当真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难怪三姑娘一去大理寺,萧少卿便如虎添翼。”张氏赞赏地看萧遥一眼,“没错,那件事确实是公公和我父亲合力所为,目的便是让先皇后认出江绍辉和狄茹筠,并将他们带回宫。”

      “为什么?张太尉和林老爷为何要让先皇后与江狄二人相认?”

      “还能为什么,自然是借花献佛,助江绍辉和狄茹筠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顺便也替自己加官进爵铺垫道路呗!”

      话音顿了顿,张氏又苦笑:“这些年,我父亲偶尔会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外人不晓得他这话的缘由,我却最明白他在感叹什么,无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罢了。”

      林瑾点点头,突然转移话题:“如此机密之事,张夫人为何知道得这般详细?难不成,在你们太尉府里,唯有张夫人才是张太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亲近之人?”

      这话问得实在唐突,其隐喻却直白又粗暴,张氏眉心登时一跳。

      才要说话,林瑾又问:“光明寺的前任主持方丈究竟是怎么死的?”

      仿佛知道林瑾会有如此一问,张氏并不吃惊,脸色却十分难看。

      垂眸敛目,她用力绞动着自己的手指,沉默了足足半盏茶功夫,才自嘲道:“三姑娘既已猜出来了,又何必再问?”

      “夫人此言差矣!”林瑾寸步不让:“大理寺查案讲求的是证据,并非衙役和仵作的猜测,你既主动出来作证,岂能敷衍了事不说证词?”

      “也罢!”张氏狠狠一闭眼睛:“没错!前任主持方丈乃是被我父亲和公公合谋杀害的。而我父亲之所以什么都不瞒我,是因当年他们合谋加害主持方丈的证据无意中落入我手中,又被我悄悄毁掉了。”

      “夫人好手段,为了获取张太尉的信任,竟不惜成为他们杀人灭口实施犯罪的爪牙!”

      “呵!”张氏轻笑:“三姑娘无需冷嘲热讽,你与皇上亲近,岂会不知皇室保守秘密都使用什么方法?我父亲和公公虽行事狠辣,但何尝不是一种保护?毕竟,死一个人比血流成河要好太多。即便我不助纣为虐,结果难道就能变得更好一些吗?”

      对于张氏这种言论林瑾不苟同,却知是事实。倘若江绍辉和狄茹筠身份隐秘,又与皇室颇多瓜葛,先皇后带走他们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自然是屠尽光明寺所有僧侣。与那样血流成河的灭口方式相比,只杀害前任主持方丈一人,当真是损失最小的一种法子。想必主持方丈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当年才会走得那样安详平静吧?

      可再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改变不了杀人的事实。

      见林瑾脸色虽不好看,没有发难的意思,张氏松了口气,继续道:“那时候,哪怕江绍辉和狄茹筠的真实身份再尊贵,对外他们却依然是来自光明寺的一对小乞儿。而我父亲和公公在主动除去主持方丈后,自然而然成了先皇后的亲信,扶持江狄二人的任务也因此落在了他们身上。

      所以当年,丞相府、太尉府以及江太医府走动频繁,一荣俱荣。而相爷、我和阿柔,便是在那样处心积虑的算计下,一同青梅竹马长大的。

      后来的事情便简单多了,无非是我和阿柔同时爱慕上相爷,偏偏相爷只钟情于阿柔一人,公公为了攀龙附凤,锦上添花地促成了他二人的姻缘。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相爷和阿柔即将大婚时,先皇后死于难产,江太医府一夜陨落。

      到底是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即便当初与江狄二人结交动机不纯,公公和我父亲也无法眼睁睁瞧着阿柔身死。因此,他们找了个容貌与阿柔相似的奴婢顶罪,悄悄将阿柔藏在丞相府做了名丫鬟。又安排我与相爷大婚,以此掩护……”

      萧遥实在听不下去,不由插嘴:“究竟是掩护江夫人,还是借机与江太医府划清界限大家都心知肚明,张夫人不必将话说得这般冠冕堂皇。”

      “我……”被萧遥堵得一噎,好一阵张氏才满脸尴尬地继续:“这般过了整整一年,阿柔的身份彻底洗白,我公公方允许相爷收房为妾。

      原本相安无事地过下去也就罢了,偏偏……偏偏相爷独宠阿柔,我……我实在气不过,所以才在阿柔怀孕时发难。

      阿柔遭遇那番变故险些丢掉性命,相爷吓得半死,生怕三姑娘一临世就被我害了,索性斩断情丝,在阿柔分娩的当日,就将母女二人送来了平江县。”

      “阿柔?”抬头看向江氏,张氏眸中隐有泪意:“当年确实是我鸠占鹊巢抢走了你的夫君和幸福,但,相爷这些年从未忘记过你和三姑娘。

      你乃豪门大宅中养育出的女子,即便在丞相府为奴的那一年,也被相爷捧在手心里从未亏待过。你自己心里最明白,倘若相爷真的那样狠心要弃你们于不顾,岂会允许你和三姑娘住在林氏别院?恐怕你们母女当年安全抵达平江县都不成,所以……”

      “别说了!”始终安静聆听的江氏突然开口:“事情都过去了,再说这些无益。我只想知道,您二位今日前来,到底想做甚?”

      “我……”张氏咬咬下唇:“我只是有点担心你的安危,想来提醒你一下。”

      “提醒什么?”林瑾和萧遥同声问。

      张氏却不语了。

      然,江氏仿佛听懂了她的意思,道了声谢,再看向林洁忠:“林丞相呢?也是担心我的安危,刻意前来提醒吗?”

      “嗯!”林洁忠点点头。

      林瑾和萧遥正要再问,江氏已站起身:“多谢林丞相和张夫人的美意,你们也看见了,有瑾儿和萧少卿的保护我很安全。再说,这‘瑾苑’就在平江县衙隔壁,只要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县衙自会相救。所以,无需您二位费心,你们请回吧,以后就不要再来了。”

      林洁忠和张氏自看见林瑾和萧遥时便知今日来得多余,但他们依然没料到江氏的态度如此直白绝情,二人欲言又止,最终却深深凝视江氏一眼,相携离去……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6】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5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多玩福彩 热购福彩 丽盈福彩 千美福彩 四柱福彩 红韵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博牛福彩 快乐投福彩 多赢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