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文娱行者第6章   作文课

    第6章   作文课

    作者:寡情薄意    

      这句话不好答,他可不敢保证今后按时到班。

      张斯低头走至教室后面,寻自己的位置坐下。

      “这节课不给大家上新内容,”美女老师缓缓说道:“大家些写作文吧,内容关于朋友或者周围人事的,具体不限,长短不拘。下课前要完成,提前写好了就提前交,开始吧。”

      下面开始议论,乱哄哄的。

      前世的中学生中,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学生三怕”的话:

      一怕周树人

      二怕文言文

      三怕写作文

      鲁迅的文章,向来难读,这无关乎它的内容含义,因为中学生对有什么内涵没兴趣,无所谓高与深。说的纯粹是语句,实在拗口,偏偏有许多地方是要背诵的,苦煞了一群口齿不清的学生。文言文时代暌违,理解有碍,需背诵的更是大段大段的,甚而整篇整篇地背,还要记字意、词意、句意……比鲁迅还可怕。

      最后一项便是写作文了,写的是命题作文。

      这东西有字数、内容、时间、题目等等各方面的限制,能写出来不容易,能写出新意更不容易。虽然对中学生作文的水平,要求不高,可一篇作文却实在是搜肠刮肚,苦熬出来的。有些人为了方便,用同一篇作文写完了整整一个中学时代。

      所以,老师一说到写作文,除了少数几个爱好的人,其他人都皱眉意乱了。

      倒是下面的要求很怪,怪就怪这个要求,就是没有要求。

      “安静!”美女老师拍拍桌子,声音平淡:“写吧。”

      下面静了下来,最多有些窃窃的声音,听不真切,大多在讨论作文内容。老师不再言语,拉了把椅子,坐下自己看书。

      写惯了命题的人,就像套惯了项圈,拿了反而不舒服,题目太宽,自由度太大,怎么都写不出来。当然,这种事永远都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不擅长,就一定有人擅长。有人在咬着笔皱眉沉思时,有人已经刷刷刷在纸上写开了。

      纸是统一的,是个本子,每星期作文课下发,写完上交,下星期再发。

      张斯拿着刚发下的本子,不急着写,先将以前那个张斯写的几篇作文看了看。语言不错,多读了些书,总算有些用处。整体上则很一般,大抵与别人没什么区别,一者因限制太多,无法发挥,二者自己思想上也放不开,循着老路而已。

      看完了,将纸翻到新的一页,开始写。

      普通的作文课而已,还不至于将他那个世界的经典剽窃过来,不然太暴殄天物了。好在题目没什么限制,随便写点就是了。

      他还未完成,堪堪写到一半,已经有人开始上交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第一个人,就会有第二个人。本有许多写完却不敢交的,这时候也随着大流,纷纷上交。不须臾,竟交了大半。这当然不是说大家忽然文魁星附身,才思泉涌,一挥而就。

      因为这个世界上,说法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破罐子破摔”。

      实在写不出来,就胡诌几句,便匆匆结了尾。怕单独递上去,老师会看,自己难免不好意思,随大流就不怕了,总不能那么多份一起看吧?只要把自己的文章夹在中间,大概便能保证安全。

      张斯也很快写完了,递交上去。

      老师见交的差不多了,放下手中的书,将作文本整理了一下,大概地看了看。随即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静一静。

      众人见状,放下手中的事,听老师讲话。

      “好了,作文交的差不多了,还没写完的,一时半会儿怕也写不出来了。”美女老师站着,身材显得紧致诱人,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暂时不用写了,下课继续吧,写完让课代表汇齐递给我就行了。”说完,从作文本里抽出一本:“下面我给大家随机抽几本读一读,顺便点评一下,教大家怎么写。”然后开始读:

      “管津同学写的题目是‘我永远的朋友————邹秉希’

      我出生在…………朋友很少…………刚入学…………

      …………认识了邹秉希…………他劝我…………不要伤心

      ……我永远的朋友。”

      文章故事很老套,很烂,不过大家听的很认真,因为声音很好听,为这白水般文章增色不少。

      “首先,题目可以短些。”老师开始点评:“并且,学生作文最好不要出现真实姓名,实在想写,也要用外号代替。还有就是注意炼句,不要太拖沓,能一句话说完,就不要再用第二句……”

      点评很细致,似乎说的有些道理,反正学生们是不曾有过质疑的。

      接下来又读了几篇,有写老师的,有写父母的,有写同学的,大同小异,大抵不过那样。写的事也差不多,或是自己不好好学习,在老师帮助下好好学了;或是捡了钱包,想据为己有,在朋友劝说下上交了,情感得到了升华;或是不吃蔬菜,妈妈为了让自己吃,做了许多花样,感动了自己,以后开始吃了……真是各种无聊的重复,各种虚假的高尚,让人听了胃疼,的老师据各不同文章,作了针对点评。

      得到好评的,自然高兴,得到差评的难免抑郁,中间倒是王闯的文章出了些彩,写的不是人,却是家前的池塘,通过其变化,来写家中人物的关系变化。老师读后,说了句:“很有新意,不错。”算是极好的评价了。

      老师接着读:

      “张斯同学的题目是‘舍中诸音’

      舍中六人,仅小远一人睡时较安静,其他诸人,或打呼,或磨牙,不一而足。当然,即算诸不安分人中,情景亦自不同。阿振仅偶有呼声,常数日不闻,属最轻。君豪声音较之洪亮,然非昼时过疲累,亦少闻,属次轻。我与小鹏则常有,时长相敌,洪亮堪匹,当真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一时难分轩轾,属最重。至于闯哥,并不闻呼声,却爱磨牙,因舍中他人无此习惯,故而,在此一领域,向来称王称霸。”

      下面的笑声渐渐起来,男生笑的会心,女生笑的好奇,王鹏、孟远几人则笑得尴尬,老师读着读着也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你们宿舍还挺热闹啊”。

      大家第一次看到她的笑,霎时如冰雪消融,春花灿烂,美的令人心醉。男生们的目光顿时变了,注意到大家的变化,她咳了一声继续读:“每逢午夜,舍中热闹,非外间人可想象得见。每每由小鹏开头,领衔一呼,气脉悠长,绵绵不绝,声发于细微,渐宏渐亮,至极高处已若雷鸣,大有风雨将至之势,一时间飞沙走石,好不壮观!”

      老师向下看了一眼,似乎在找出谁是张斯:“张斯同学,看来平日偷看了不少武侠小说,以后还是要好好学习才是,这类书还是少看为好。”

      大家闻言,都转过头来看张斯。

      张斯不知该做何表示,只得眼观鼻,鼻观心,当作看不到。

      “当其气力欲尽,声落响息,我则一呼以继之。虽无前者宏伟壮观,气派森严,却也大开大阖,肃穆严谨。且灵活多变,并无一定套路,常于声尽音低处,经一回旋,又兵卒重振,挟雷霆之势杀奔回来。由此,则恰补小鹏刚猛有余,柔韧不足之缺。一时间,彼起则此伏,此盛则彼偃,一声未歇一声又起。或齐头并进,你追我赶,似二龙戏珠,穿山绝岭,翻江倒海,暴雨叠浪中每多雷电交加。”

      她心中已有些惊讶,文章写的并无什么深意,却热闹非凡,至少看起来花团锦簇,高一学生能写出来,也算十分难得了。而在同学们心中,就更不一般了,至少,这绝不是他们能写出来的。

      “至后夜,小鹏气疲,我亦力弱,宏声渐作小音,渐消渐小,终至于无。君豪乘势而起,阿振亦奋起直追。前者声亮,若笛清,后者音低,如箫和。声发于同时,犬牙交错,参差不已,左者来,则右者至;前者呼,则后者应。如影随行,此呼彼应。”

      君豪与阿振亦是张斯舍友。

      老师点头道:“嗯,这段模仿的是《醉翁亭记》,节奏不错,个别语句还要修改一下”

      “如一两短音骤起,穿耳贯脑而过,却戛然而止,长音于短音起时潜入,声渐洪亮,当人惊愕莫名之时,已作滔滔潮水汹涌而来。待潮水退却,短音则又突响起。天地间,万物俱寂,唯剩下潮水涨落声,与涨落间突起的短音。”

      老师道:“这段差了些,没写清楚,读者不易理解”

      “此时,闯哥忽入战圈。先是农户砍木,叮叮咚咚,一阵急一阵缓,似是砍一阵歇一阵。后觉斧小木巨,无甚作用,辄以大锯相加,格格之之,来回伐之不止,树锯摩擦声亦未曾稍懈。惜大锯虽利,却太费人力,不得持久。故最终,锯与斧相间而用,忽叮咚作响,忽格之不止。”

      老师评:“这段想法应该源于《诗经》。”

      “小远亦不甘寂寞,忽作一两声梦呓,如口中含糖,模糊难明。须臾,梦呓又至,或急急若仇人相詈,或喁喁若情人私语。与四哥狭路相逢,甫一交手,以快攻快,兔起鹘落,令人耳不暇接。接着互相印证推手,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俱是慎重万分。终还是大打出手,缓急相济,快慢相佐,你方歌唱,我即登场。”

      老师评:“还是武侠小说的套路。”

      “小鹏与我气力渐复,又再作虎啸龙吟。于是,众声相杂,万流同奔,宏者如梵钟齐鸣,弱者似游鱼潜水,险者若钱塘弄潮,相呼相应,相敌相抵,终汇成一曲交响乐。

      东方欲白,众人渐渐歇下,随一声鸡鸣,全无声息了。”

      终于读完了,文章不长,不过读的却是最累的,她把作文本合上:“尾结的基本圆满了。”看着下面,问道:“哪位是张斯同学?”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注册 奔驰彩票开奖 幸运飞艇注册 幸运飞艇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