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四爷福晋第1章   新生

    第1章   新生

    作者:tllks    

      夜魅想说“无聊啊无聊”,但发出的却是一阵“咿呀咿呀”无人听得懂的儿语。夜魅明媚的忧伤了。

      虽然已经成为什么也不懂的婴儿一个多月了,夜魅还是不太习惯这种什么也掌握不了的生活。想她在国际上都排的上名号的知名杀手居然成了只能吃吃睡睡的小婴儿,这让她情何以堪?当然了,能够重新拥有生命她还是很感激上苍的。

      想到从前,夜魅无声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真的是活回去了,既已走上杀手这条不归路,何以还会奢求感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奢望着像普通人家的女孩一样读书上大学,网购,逛街,看言情小说,甚至是谈恋爱…

      为了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自己一次有一次的拒绝组织给自己下的任务,谁让自己是组织的第一杀手,有拒绝的资本呢?但是自己忘了,就算是再优秀的杀手如果不服从组织又知道的太多,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也没愤怒了。自己从16岁就开始为组织卖命,上辈子死的时候也才26岁,刀尖上舔血的讨生活,10年杀手生涯,几次死里逃生,难道为组织奉献了10年的时间还换不来三两年的相对来说的自由生活?

      夜魅感到悲愤,和不理解。

      她夜魅,不就是知道的多了一点吗,她又没想过要背叛组织,至于赶尽杀绝吗?她完全忘了自己是如何的任意妄为,又是怎样的拒绝门主的安排,拒绝执行任务。

      她忘记了自己不是只知道的多了一点,而是掌握了组织几乎全部的秘密。有这样掌控不了又知道自己身家性命的手下,哪个会人受得了?以致在被组织当做弃子之后遭到了来自组织和仇家的多方追杀和疯狂报复。

      想到上辈子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夜魅想要大喊几声来发泄心中的愤恨和怨怼,但是发出的却是婴儿来表示不满的“啊啊呀呀咿呀咿呀”的儿语,是什么意思也只有她自己懂。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夜魅再次泄气了。

      就在夜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一双手臂温柔的抱起自己。“额娘的乖女儿是知道阿玛要回来,所以才这么高兴的,对吗?额娘的乖宝贝真聪明。”

      不用想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是现在这具身体的母亲,一位看上去30出头的美貌妇人。夜魅在心里翻个白眼,才一个多月的婴儿怎么能看出来聪明不聪明?真是应了那句话“孩子都是自家的好”。

      上辈子的夜魅是孤儿,一生下来就在孤儿院,8岁的时候才被养父母收养,但却并未感受到什么温暖。养父母是搞传销的,收养自己的无非是想多个帮手而已。后来养父母进了监狱,而自己也在机缘巧合之下被组织收养。

      再后来,夜魅进入了组织的杀手集中训练营,学习了各种知识和技能。经过几年的残酷训练和非人的待遇,甚至几次差点死掉,终于在16岁的时候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杀手。

      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的名字,从训练营活着出来那一刻开始,她只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夜魅。

      作为一个杀手最基本的就是应该做到冷酷无情,她夜魅虽然是一个优秀的杀手,但是却并不是一个冷酷无情、嗜杀之人。相反,她是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子,身上一点不见冰冷肃杀之气反而给人以如春风般的温暖。

      这样的她是渴望平凡,渴望温暖的,不然上辈子也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因此,对于新生之后有母亲的关怀和疼爱还是高兴、乐见的。

      这是她上辈子渴望了一辈子,才在这辈子得到的温暖啊,所以夜魅倒也乐得母亲的轻哄逗弄。索性真的把自己当成婴儿,和母亲“啊啊呀呀”的对起话来。

      由于夜魅出生的时候父亲正奉旨平定三藩之乱,因此出生一个多月的夜魅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因此,到了现在还没有名字呢。

      说到自己的阿玛,还真是个名人—乌拉那拉氏•费扬古。康熙朝著名的战将,曾授正一品步军统领,奉特恩再赐一云骑尉,寻擢内大臣。

      而额娘觉罗氏乃褚英之曾孙女,杜度之孙女,亦是满清贵女。而自己想也知道,就是雍正帝的皇后乌拉那拉氏了,那个虽然身份尊贵却晚景凄凉的女人。

      有人可能要问了,你怎么肯定自己就一定是历史上那个乌拉那拉氏呢?不要怀疑这个问题的真实性,因为通过这一个多月的了解,夜魅发现家里除了自己就没有别的女孩了。所以,自己一定就是那个可怜的女人。

      但那都是历史,现在的乌拉那拉氏是自己。夜魅向来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何况,能给自己的偶像且是最终夺嫡的胜利者雍正皇帝当老婆还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呢。虽然皇帝会有三宫六院,但大清朝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

      况且雍正又是一个严于律己凡事讲究规矩的人,相对比较,能嫁给他还是不错的。扯远了,现在是在说阿玛的问题。夜魅还是很期待自己的阿玛费扬古的,看看历史上的乌拉那拉氏•费扬古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就是母女二人逗趣的时候,有下人来报说阿玛已经出宫门正在回家的路上。觉罗氏忙问左右:“酒宴沐浴香汤都准备好了吗?”

      早有下人将一应物品准备齐全,因觉罗氏的奶娘张麽麽回道:“请夫人放心,一应物品早已准备齐全,只等老爷归来。”

      觉罗氏又问了几句,方满意的点点头,准备出门迎接自己的丈夫。这时,夜魅的几位哥哥来正院请安,想是知道了阿玛就要到家的消息了。

      夜魅吃力的抬起自己没有多少骨头的脖子,想看看来人。费了牛劲也仅只抬起了一点点,但就这一点点也足够夜魅看清来人了。

      只见三个20左右的男子和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正房。打头的是三哥富存,紧接着是四哥五格,然后是大哥星辉、二哥富昌。按说按长幼有序应该是大哥在前头,但是大哥二哥均是庶出,而三哥、四哥均是嫡子,按照身份理应如此。

      说起来阿玛费扬古只有两个妾室,在清朝算是少的了。本来阿玛常年出征在外与大额娘(夜魅的母亲觉罗氏是费扬古的继室,与原配是亲姐妹)感情又好,是不打算纳妾的。

      但大额娘进门几年无所出,才由祖母做主为阿玛收了两个通房,也就是现在的张姨娘和高姨娘。阿玛碍于祖母的面子少不得去几次二人的房里,想不到这两人肚子倒是争气,隔年分别生下了大哥星辉、二哥富昌。

      因此,二人被抬了姨娘,至此阿玛基本不再去二位姨娘的房中。三年后,大额娘生下了三哥富存。夜魅不得不说,费扬古真是古代少有的好男人。

      待到大额娘过世后,阿玛又娶了她的四妹也就是自己的额娘。说起来,阿玛和额娘也算得上老夫少妻,自己可谓是阿玛的老来女。大哥、二哥已经20多岁了,可想而知阿玛费扬古至少也要50岁,如无意外估计自己会是阿玛最后一个孩子。

      因为父亲常年在外,而觉罗氏又是继母不好对继子的婚事做主,所以三个哥哥都没有妻室。所以,来请安的也只是兄弟四人。在富存的的带领下,四人同时向觉罗氏行礼,口称:“儿子给额娘请安。”

      觉罗氏叫起,并说道:“你们想是也知道了,刚刚下人来报你们阿玛已经出了宫门,很快就到了。随额娘到一起到门口迎接你们阿玛吧。”又对张麽麽道:“着人通知两位姨娘到府门迎接老爷。”

      众人齐声应“是”,随着觉罗氏在众人的簇拥下到门口迎接归来的费扬古。

      不到一刻的时间,只听见门外响起马蹄声。然后就是众人的请安声:“给老爷(阿玛)请安”。

      紧接着响起一道洪亮又不失威严的声音:“都起吧。”然后亲自扶起觉罗氏,温声到:“为夫在外,家里凡事多劳夫人受累,辛苦你了。”

      觉罗氏忙到:“不苦,这都是妾身改做的。倒是老爷为了一家子的富贵荣华在外征战才辛苦。”

      费扬古大笑,看到觉罗氏怀里的夜魅忙到:“夫人,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快抱来给我看看。”

      觉罗氏看了眼一身盔甲的费扬古,嗔道:“老爷一身铠甲,又是大冷的天,别冻着咱们女儿。”

      “我费扬古的女儿怎么会受不了这点冷?夫人放心。”因接过夜魅抱在自己的怀里。

      在费扬古看夜魅的时候夜魅的一双眼睛也在咕噜噜的转着打量着自己的阿玛。费扬古50出头的年纪,样貌上可以看出年轻时虽谈不上英俊,但也算上乘。颚下留着寸长的短须,看起来并不显老。

      相反,却给人以精神矍铄却又不失威严的感觉。乍一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粗犷没什么心机的憨厚武夫。

      但夜魅上辈子的经验和历史告诉自己:费扬古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恰恰相反,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深沉内敛,足智多谋。正一品步军统领、内大臣岂是谁都做得的?

      这就是自己的这辈子的父亲啊!不错,看样子还是很喜欢自己的。阿玛可是自己嫁给四阿哥以后在娘家的倚仗啊,他老人家可千万要长命百岁啊。

      不是夜魅想得远,费扬古毕竟50岁了,虽然看上去身体健康,但行军打仗的哪有没有几处暗疮和积年沉疾的?清朝的医疗条件不比现代,说不上什么时候什么疾病就夺去人的性命。因此,夜魅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从下人的谈论中夜魅知道自己的大哥、二哥不成器,就是成器不是一个娘生的也毕竟差了一层;三哥老实稳重,但这也决定了他只能守成,想要有更进一步的成就或者发扬乌拉那拉氏那是不可能的。

      和自己最亲的同母四哥五格不过才八岁的年纪,他倒是聪明伶俐,就是不用在正地方。调皮捣蛋不说,还气走了好几个先生,京城差不多没有先生愿意教他。在武艺上倒是有些进益,就是不能持之以恒,可以说是文不成武不就。自己将来想要指望这个四哥,少不得自己以后指点他一二。眼下看来,只有阿玛费扬古才是自己最可靠的坚强后盾。

      以上这些也只是夜魅的心里活动,看着很多实则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夜魅就已想清楚。想明白这些的夜魅冲着费扬古讨好的一笑。

      费扬古见小女儿冲着自己笑越发的喜爱,当即取名涟漪。说什么自己的女儿聪明啊漂亮啊,完全沉浸在得女的喜悦中。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一个多月的小婴儿聪明漂亮的,听的夜魅现在应该叫涟漪了,满脸黑线。还是在觉罗氏的提醒下领着妻子、儿女向内院走去。

    作者大大的话:

    第一次写文没什么经验,有的地方构思可能不够完善,还请大家海涵。雍正是本人比较推崇、敬佩的帝王,因此第一部小说就写了清穿《四爷福晋》。请大家多多支持!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app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