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找寻回来的尊严第18章   秋日私语

    第18章   秋日私语

    作者:深蓝天空    

       “哪能呢!我请!在场的全部都去,我们到远滩饭店!”钱老板被巨大的幸福砸懵了。“意思是,这次我们不用交税了?”

      “是的”!严科长微笑着肯定。

      “太好了!小刘经理,你帮了我钱某人大忙了!我正准备购买一块土地,还在发愁,差点钱。这下好了,不用交税,差不多就够了。”

      钱老板抓着我的手,又开始了摇晃。

      “我老钱欠你个情,先向你道个歉,待会儿酒桌上,我单独敬你三杯!今后,你可以给我提一个要求,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忙!”

      “老板客气了,这是我的职业道德应该做的,没什么。”我看了看张姗,“倒是张秘书反应快,把你请来了,才能解决这个事情,要感谢,你就感谢她吧!”

      “感谢!都要感谢!”钱老板回头仔细看了一眼张姗。

      “好了,好了,不打不相识嘛!”厉局长走过来哈哈。

      “对了,局长,严科长他们也是认真执法,只不过,现在你们税务局的单行文件太多,而且隔一段时间,又说前面的那些文件作废了,我看谁也不可能全记住吧?!”我非常诚恳地说。

      “是啊,是啊!这文件确实太多了,加上那些答复函,我看,说文山一点也不为过。”厉局长赞许地点点头。

      “钱总,”我又对老板说道,“你给厉局说说情,帮我们财务部每年都申请他们的税务文件单行本,可以吗?免得我们犯错误,给人家税务局添麻烦。”

      “小刘,你太会说话了!”厉局长笑呵呵地说,“什么情不情的?严科长,我做主了,每期的单行本送一份给小刘。”

      “好的呀!”严科长感激地说。“刘经理,以后欢迎你来我们科,我们要经常切磋切磋。”

      “一定来拜访!不过科长你谦虚了,我是来请教的。毕竟你们更专业!”

      我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地回答。

       那天晚上,远滩“水清木华”餐厅。

      席间,听老板自己介绍,才知道他竟然也是天府人,爷爷是抗战老兵,后来去了XG。他自己10年前,以G商身份回国,开了这家合资房产公司。

      “啊,老板你和我们刘经理还是老乡呢。”张姗惊讶地说,我只好苦笑着和老板又碰了三杯。

      期间,张姗对我频频敬酒,说一些公司规矩什么的。

      “托尼总监,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绍,我们刘经理也是注册会计师呢!你们可是一个级别呀,你也是注册会计师,对不啦?”

      这小妮子,到底要干嘛?我兴趣盎然看着她,若有所思。

      作为秘书,这丫头应该很认真地看过我的档案。我的籍贯、我的学历、我的职称,哎呀!不会连我离婚都知道了吧?

      “难怪这么厉害!刘老弟,我敬你一个!“我还没接招呢,严科长先跳出来了。

       苦笑一下,我瞪了瞪张姗一眼,没想到却招来了一个妩媚的眼神。

       我的心猛地荡漾了一下。

      “哦?你系哪个国家注册会计师的啦?”托尼站了起来,并没有端酒杯。

      “C国注册会计师!”我淡淡地说。

      “我还以为系米国的,或者音国的注册会计师呢。音国的就厉害了,工资系我们的2倍!”

       托尼流露出对音米同行的油然敬意。

      “首先,哪个国家的注册会计师有什么分别呢?从考试的严格和1%的通过率上看,C国的注册会计师含金量更高!”

      我站起来,对着所有人侃侃而谈。“其次,C国正在高速发展,再过10年,我们国家的注册会计师工资不会比任何国家的同行低!”

      厉局长认真地听着,频频点头,严科长则竖起了大拇指。

      “最后,我要说一点,如果你不认真研究你事务所在地的财务准则和税收法规,你就是个老米,你也白搭!”

      “说得好!”厉局带头鼓掌,几个部下赶紧跟上,而且想要拼命似的手都拍红了。那一刻,我还是很感动的!

       “来,我们税务局的一起敬小刘一杯!”厉局长太给面子了,连钱老板都没享受到人家公务员一起敬酒的待遇。

      局长端杯,举座皆惊!

      “哈哈哈,作为天府老乡”,钱老板瞪了一眼托尼,“喝酒就喝酒嘛,搞什么灰(飞)机(天府方言,请别见笑)!我也赞助一个。雄起!大东海”!

      “我也作陪!”

      张姗还站起来,挨到我身边,那迷人的香气,我心飞翔。

      几个人碰着杯,豪情壮志、气冲霄汉地一饮而尽!

      “痛快!”厉局长高喝一声,“钱总,感谢你今晚提供这个平台,以后有什么税法咨询尽管说,我表个态,一定为你们纳税人服好务!”

      “太感谢了!”钱总笑容可掬,舌头打着转,“今夜不醉不还”!

      “好,不醉不还”!厉局也来了兴趣。

      “哈哈哈”严科长一边笑,一边端起了酒杯,“我敬一下托总监吧。”

      等托尼倒上了酒,严科长语重心长地说:“托尼啊,你作为财务总监,可得努力呀!咱的税法,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你可要向刘老弟好好学学哦。”

      “对的,小刘不错!”厉局长大马金刀坐着,“好酒量,敢担当。”

      我心里知道,税务局的老哥们在老板面前猛夸我,是想给我谋一个好前程,但是,我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成为老板的心腹呢?

       人生,你可以走一步,看三步,但是,对不切实际的幻想,想也别想!费脑电波,还得多交阶梯电费。

       我在心里这么告诫自己。。。。。。

      张姗谢绝了托尼送她的好意,却摇摇晃晃拉住我,非要我送她。

      酒后的张珊,春风沉醉,上身明黄色T恤,下穿天蓝色短裙,脸蛋已经红透了,娇艳的嘴唇。

      平心而论,哥们可不像几年以后的影视男猪脚,一个个要么玉面桃花,要么天生丽质。哥们只是长了对现在老家公安局的发小颜亮从小就羡慕的剑眉而已。最多就是身上多了点男人味,没错,那是混合着汗水和荷尔蒙味道吧?

      上出租车时,张姗在我帮她打开后门,踉踉跄扑进去后,转身一把拉住要关门的我,害得我没防备,一下跌在她青春的身体上。

      “你起来,太重了!”张珊娇羞地说。

      “好的,好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糗大发了!担心被张姗看轻,哥们大小是个干部,我赶紧有点留恋地长身而起,斜倚在车门边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我仿佛壁虎挤在狭小的靠椅后背和车门之间,那种尴尬和慌乱,张姗“噗哧”笑了一声,桃花眼水汪汪的,“没关系了,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哼!”

      “哎,我说哥们,你们去哪里呀?”的哥看不下去了,“回家再打情骂俏,好不啦?”

      “对不起,我们去?”

      我赶紧手忙脚乱地关上了后车门,一头雾水看着张姗。

      “阿拉去虹桥路水岸时光小区伐。”张姗轻启朱唇,汉字如露珠,一颗一颗地滑落在干涸的大地上。

      “哎,我发现你东海话学的好地道啊!”我发自内心,由衷地赞叹道。

      “侬岗不啦(你傻不傻),阿拉本来就是东海拧(人)”!

      张姗风情一笑,哥们赶紧转过头来,直视前方的隔离铁栏。“我不知道哇!”辩解一声。

      “呵呵呵。”

      张姗的笑声,让我有些热血沸腾。

      “今晚你说的话,真的好带劲呀!”张姗侧着头看着我,那神情带着些许崇敬。“没想到,你还很有骨气啦。”

      “也没什么,我只是看不起那些外国的月亮都比我国圆的家伙!还有你看着,我们国家很快就会复兴了!”我语气坚定,带着一些憧憬。

      “我也相信!”张姗激动地跟随。

      “哼!几年后,让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发抖吧!还有那些黄皮白心的香蕉们!”

      我捏捏拳头,严肃地说。

      “今天我发觉要重新认识你了!”张姗大大方方地看着我,由衷地说。“一个小会计,还这么忧国忧民啦。”

      “哈哈哈!”我被她逗笑了,“我哪有那么崇高?只不过对自己,对这个国家很有信心罢了。”

      “这就不错了,同龄人中你老厉害的呀”,张姗一直赞美着,让我突然对总是批评我的赵晓敏,有一些厌烦情绪滋长,要知道这世界,谁不喜欢听到赞美和理解?特别是对方还是你心仪的异性。

      “别夸我了,再夸,哥会骄傲的!”我假装害羞地说。

      “呵呵呵,你还会害羞啊?”张姗叹了口气,“可是,你有骄傲的资本啦!不像我。”

      “你怎么了啊?”我突然有点想了解她的想法。

      “算了,以后再告诉你”,张珊突然不说话了,车厢里陷入了寂静。只有一闪而过的霓虹灯和寂寞的行道树,偶尔有几个人影闪过,才让我确定这不是在家乡。而且,大仪(管我们复兴镇的小县城)也没有霓虹灯!

      “对了,你怎么不让拖泥带水送你回家呢?”过了会,我想起来一个好奇宝宝的问题。

      “哼!他倒想。大色狼一个。”张姗白了我一眼,眼睛和瞳孔让我想起了那句很有名的朦胧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张姗撇撇嘴,说这托尼老想占她便宜,还说要提拔她,给她加工资。

      “他这么龌龊啊?”没想到道貌岸然的托尼是这样的猥琐。

      男同胞们,一定要记住!哥们发现的一条伟大定律:在美女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好感之前,一定不要轻举妄动!那会让她觉得你猥琐。

      很多时候,若即若离或者干脆视而不见,反而是吸引美女的成功战略!

      你要这么安慰自己:即使最终不能抱得美人归,至少你在她心中永远是神秘的,永远是高大上的!

      “是的,他也不想想,就凭他那身高,还没我高呢。”

      张姗一脸鄙视。

      “问问啊,”我好奇猫又跳出来了。“你多高啊?”

      “猜猜看”!张珊歪着脑袋。

      “168!”我闭着眼睛(不是说瞎话啊)说出了一个数字,遇货加钱,逢人减寿的道理,哥们还是懂的,只不过这次的确是真心话。

      “呵呵呵”张姗笑了起来,“你也会讨好人啊!哪有那么高?我163”。

      “可是,我是真的觉得你挺高的”!我都快赌咒发誓了。

      “看把你急的,我穿高跟鞋呢。”张姗又轻轻地笑了一阵。

      “哎,托尼他说给你涨工资,不好吗?”我开着玩笑。

      “你乱说话,”张姗气急败坏地说,“小姐姐不差钱!再说了,你一个大经理都才15000。”

      “啊?你连我的工资都知道吗?”我仿佛成了透明人,忍不住嚷嚷。“你,你还知道我什么?”

      “一切!不对,是档案上的一切”张姗纠正了一句。

      “哈哈哈!”我有些好笑,“还好你补充了。不然吓死我了。”我假装拍打了一下胸口。

      “看不出来,你也挺坏的”,张姗作势欲打。

      “饶了我吧,大小姐”,我一边躲着,一边说,“现在后悔让我送你了吧?如果待会下车,我欺负你怎么办啊?”

      “那只能说明,本姑娘看错了人啦”!她突然头一歪,认真地看着我,“可是你敢吗?”

      “嘿嘿,不敢。”我偏开了头。

      “哼!就知道你是胆小鬼。”张姗示威地扬了扬粉拳。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直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