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呔!放下我的瓜!第1章   第五次

    第1章   第五次

    作者:蜃公子    

      向晚薇从来都没这么觉得,从公司到家里的这段路这么短,以至于公交车司机每在一站停下,她都祈求着能多停一会。

      可是,不管怎么样的路途都有终点。

      “前方耀阳路站,请到站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虽然磨磨蹭蹭的,但是向晚薇还是被下车的乘客们挟裹着,下了公交车。

      公交车无情的呼啸而去,身边的乘客们也冷漠的四散开来,向晚薇也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不远处的耀阳小区门口走去。

      阴沉沉的乌云仿佛是压在心头一般,让向晚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灰败了下来,跟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格格不入。

      明明是人来人往的人行道,却让她觉得自己仿若是一个孤胆英雄,飒飒的风又让她幻想着自己是一片冷风中的枯叶,可是沉重的心情更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笨重的哑铃——别说是如枯叶一般飘在风中了,若是眼前有个洞,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滚进去。

      眼前小区大门越来越近,向晚薇前进的脚步也越发的艰难了起来。黄色的校车从她的身边缓缓驶过,仿佛是刮破了向晚薇刻意营造出来的悲壮外壳,周围的喧嚣也再一次蜂拥而来,让灰色的孤胆英雄恢复了色彩,却又越发的萎靡了起来。

      校车最后稳稳的停在了小区门口,七八个孩子依次下了车,又一哄而散,唯有一个戴着红色边框眼镜的男孩站在了原地。

      他虽然看起来不过十岁出头,可是他眼镜后面的双眼中却带着跟他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冷静。

      “现在好像不是你下班的时间。”男孩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我亲爱的姐姐,不要告诉我,你又辞职了。”

      向晚薇抬头看着十米外的向朝阳,嘴里满是苦涩。

      这已经是她毕业不到一年以来第五次辞职了,每一次都没有成功撑过一个月……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又想起自己之前跟妈妈打的赌,顿时不寒而栗。

      向朝阳耸了耸肩,眼中露出了完全不似他这个年纪的叹息:“姐姐,我觉得你的履历一定非常精彩!毕竟一年内离职五次,也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情——看起来你是做好了打赌认输的准备了。”

      向晚薇终于走了过来,也恢复了些许生气。掩下心里的不安,她翻了个白眼,伸手就在向朝阳的脑袋上抽了一记,又使劲揉搓着他柔软的头发,语气也有些带着心虚的漫不经心:“人小鬼大的……爸爸今天回来吗?”

      向朝阳拿下了她的手:“今天是周三,爸爸肯定是要回来的,所以一早妈妈就给阿姨放假了。”

      听到向朝阳这么肯定的说着,向晚薇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至少还有爸爸在……我可不想去妈妈公司做苦力……”

      她实在是不想独自面对她亲爱的妈妈,魏萌……你说向朝阳?他不站在魏萌那边向晚薇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向朝阳很是鄙夷的看着她:“姐姐,愿赌服输。”

      向晚薇顿时恼羞成怒:“小孩子闭嘴!”想了想,她又露出了一脸讨好的笑容,“亲爱的弟弟,你亲爱的姐姐跟你商量点事情好不好?”

      向朝阳斜眼看了她一眼:“哦?是想要我帮你隐瞒你辞职的事情吗?”

      向晚薇尬笑着,还伸手揉搓着向朝阳的头:“弟弟你真是冰雪聪明,聪明绝顶,绝顶聪明……”

      向朝阳再一次把她的手拿了下来:“不要再搓了,我可不想‘绝顶’。”

      “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朝阳,你一定不能告诉妈妈啊!”

      “你别忘记了你小的时候我给你换尿布、擦屁股的事情啊……”

      “朝阳……”

      一路上向晚薇都在絮絮叨叨的,让向朝阳烦不胜烦,回到家里,他就非常自觉的开始做作业。

      倒不是为了躲避向晚薇的唠叨和收买,而是作为一个品学兼优又聪明早熟的孩子,向朝阳从来没有让父母和姐姐因为辅导他做作业而高血压过,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

      不过见向朝阳开始做作业,向晚薇也非常自觉的闭了嘴,毕竟惹恼了向朝阳,她就更没有好果子吃了。

      魏萌回来的时候,向朝阳正在对着向晚薇背课文。

      “作业做完了吗?”魏萌随口问了一声,拎着两口袋菜走进了厨房。

      向朝阳背完了课文,才轻声的回答:“只有一篇日记了。”想了想,他走到了厨房门口,“对了妈妈,姐姐她又辞职了。”

      正在给向朝阳签字的向晚薇手里的圆珠笔从课文的名字旁边直接划到了页码处。

      “向朝阳!我们刚刚不是说好了不告诉妈妈的吗!”把书和笔丢到一边,向晚薇气势汹汹的冲向了向朝阳。

      向朝阳格外的淡定:“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说,我根本就没有答应过。”

      如同闪现一般,魏萌拎着菜刀出现在了向朝阳的身边:“薇薇,你又辞职了?”

      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向晚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声音立刻就弱了下来:“妈妈,你听我解释……”

      “你还解释什么?是不是又是因为看到什么看不顺眼的事,你就坐不住了?”

      向晚薇嘟着嘴:“我那是路见不平……更何况这次我本来都打算忍下来的,可是没想到居然被人陷害了……你说这我能忍?”

      魏萌翻了个白眼,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我也不说你了,不过既然你辞职了,那就应该履行我们的赌约了——明天就去我公司帮我。”

      向晚薇的脑袋立刻摇成了拨浪鼓,满脸都写着拒绝:“赌博是违法的!我绝对不要!我如果去了你那里,那肯定逃不过被奴役的命运的!去了就没人权的!我不要!我不要!”

      魏萌的额头又崩起了几根青筋:“死丫头!我怎么就奴役你了?你在之前的公司不也是866吗?成天累得半死不活,你怎么不说奴役了?你怎么不说人权了?”

      “那不一样!”向晚薇梗着脖子。

      因为从小在亲妈的摧残下长大,所以向晚薇是绝对不可能在大学毕业之后继续接受摧残的,所以不管怎么说,她都绝对不会去魏萌的公司的!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