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刑警1985第32章   34,我看你也只是一个老鼠打地洞

    第32章   34,我看你也只是一个老鼠打地洞

    作者:胡焱东    

      离开支队长办公室,大豪就想给任娅娅打个电话,想说,我们分手吧。支队长说的没错,他不能这么一直护着我,一年半载他要让位年轻人;我不能失去这一机会,我也得上,大豪想。他得对娅娅说,你爸爸快是副市长了,他既然反对我俩,我有好果子吃吗?爱情对你很重要,而我们男人应该看重的是前途。对不起,娅娅,咱们分手吧。吴大豪想好了这些话,就往通讯科打电话。

      “豪豪,有什么事吗?”娅娅挺温柔地问大豪。

      “我……”大豪吱唔,不知道怎么说才叫娅娅好受一些。“你爸妈还好吗?”

      “还好吧,我又没回家,咋知道,不会有事的,”娅娅说。“你吞吞吐吐的,想说什么?”

      “你有几天没回家,住哪?”

      “你知道我住同学家,干吗问这?”

      “你回家吧。”

      “他们不答应咱俩的婚事,我不回家。”

      “你总不能一辈子不回家吧?”

      “那又怎么样,这时候回去就是让步,屈服,那就意味着我们前功尽弃。”

      “你不回去,我才真的是前功尽弃呢,我升大队长就是被你爸爸搅黄了。”

      “你就那么急着想升官!晚一年半载就不行?”

      “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好机会不是常常有的。”

      “你是什么意思,苦苦逼我?”

      “你还是去找汪羸吧。”

      “你是个小人,放你的屁,好上你,算我瞎了眼。”

      “汪羸比我哪方面都要好。”

      “你这个混蛋!为升官,连老婆都可以让给人,一个泥瓦匠儿,还想当官,我看你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老鼠打地洞;那就分手吧,走着瞧!”娅娅压了电话。

      任娅娅到底原形毕露了,大豪心里说。她瞧不起泥瓦匠,骂我是老鼠。妈的,你有什么了不起,你爸不当官看你神气什么。一直到中午,大豪都憋着气。分手有什么好骂的,竟骂我是一只老鼠。难道以前你任娅娅为之献身的爱情在分手面前,竟然就是一只老鼠?走着瞧,你要瞧什么呢。

      近午餐时,大豪接了一个青青打来电话,青青说老爸要他晚餐回家吃饭。“回不回啊?”青青最后不放心地问。

      “你来陪我吃中饭,我就回,”大豪说。

      “我在你们局食堂吃?你又不注意影响了?”

      “我不在乎,你紧张什么,我提大队长被娅娅她爸爸搅了,她还骂我是老鼠,我和她真正分手了。”

      “我早说了娅娅不是好人,对了吧,她不要你了,还骂你是老鼠。”

      “是我要分手的。”

      “为什么?”

      “不分开,我怎么进步?”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地渺小,甚至卑鄙。不过,他这几年处处受人牵制,事事不顺,你看,煮熟了的鸭子也飞了,他却是那么地无奈。他想着想着心中一酸,喉结处一声咕噜,随之泪眼朦胧。青青在电话里也感觉不对劲,是他哭了,说“豪豪莫急,乖点,我就来陪你。”

      他说:“别来,下班我回家。”

      中餐,大豪不想在局食堂用餐,怕见到娅娅。她与家里闹翻后,她一日三餐就在局食堂里吃,也难为这位娇小姐了。他怕她鄙夷的眼神或者忧伤,也怕她眼里的泪水,还有自己会不会心太软。当然,娅娅也许不想见到他这个“卑鄙的小人”早回家吃午饭去了。

      大豪看看手表,十一点半吃饭时间还过了一刻钟,他就去局食堂就餐,还好,娅娅不在,但却看到了局办小雅在低头吃饭。

      “你好,”他招呼一声。

      小雅只是盯了他一眼,没有应声。他连忙去打来饭菜就要坐在小雅的对面,说:“你上次托我找房子……”

      “讨厌,”小雅说。饭也不吃了,起身就要走,仿佛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了一条赖皮狗。

      “你……”大豪一下子蒙了。他想,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我搬回家住还打算把宿舍让给你呢。“你为什么讨厌我?”他问。

      “小人,为个芝麻点大的官,啥事儿也做得出来,”小雅说了就走,走几步又回过头来说。“给我找房子?你省省吧!都说云雾庵坏,说他脚踏两只船,那是姓韦的一次次甩他,要不,他咋会去沙洲龟找艾拉弟?咋会……”小雅转身一下子愣住了,随即脸红破。韦莲娜却原来就在她身后,已有一会儿了,刚才说什么她都听到了。小雅稳了稳自己,辩解说:我又没乱说,我看到雾庵才请了假的,他已经去车站了。

      “他敢!”韦莲娜吼道,可她的泪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说。“我是讲气话不和他好的。”她饭也不吃了,撒腿就跑,要去追回雾庵。真是气糊涂了,还得告诉雾庵,大妮从广州打电话来了,说白无黑在广州,无论舒构之死与金香炉一案是不是涉嫌到白无黑,都得抓她到案审查,韦莲娜想。若与白无黑有关,这功劳千万别让李兵艾忠抢走了。雾庵,千万别上车,但愿我能追你回来,咱俩去广州把白无黑带回来多好呀,你这个冤家,我恨死你了。

      小雅,这是背后说了韦莲娜的坏话,脸红破了,还心虚,她只想快点离开局食堂;还有啊,吴大豪又在什么地方得罪我了!她想。他不要任娅娅这不是正好吗,自己不也曾说过“我也在等你”吗?哎,快走,是非之地啊。

      “想走?”吴大豪见食堂没什么人,喝住她。“告诉我,我哪儿得罪你小雅了?”

      她嗫嚅说:“你,甩了任娅娅,为升官。”

      大豪说:“我甩她与我给你找房子有什么联系呢,再说,她说我一个泥瓦匠的儿子是老鼠打地洞,她压根儿就瞧不起我工人家庭的出身,我和她勉强在一起,将来会有幸福吗?”小雅直朝大豪眨巴着眼睛,这会儿进食堂要就餐的任娅娅正站在大豪的身后,大豪却茫然不知。他说小雅:“怎么,没话说了吧,你直眨什么眼呢,她说我是老鼠,看不起我。还有她爸为了当上市长,要她与省高干子弟结亲,你知不知道,我拿什么去同高干,子弟争取她!”

      小雅见娅娅也向她瘪瘪嘴,暗示自己不要说她来了,于是就说:“只要娅娅姐爱你,你管她爸妈咋的?”

      大豪说:“不是她爸妈作梗,我早当大队长了,她爱我?我还好累呢,再说,那妞儿一会儿风,一会儿雨,一面说爱死了我,可一点小事儿惹毛了她,她就说‘你滚!’你说我滚是不滚?”

      “不滚,”小雅笑了。“就不滚,女孩子谈恋爱不就是那样儿的?”

      大豪学舌小雅那调调说:“不滚,就不滚,怎么,你恋爱了,黄毛丫头一张白纸,还女孩子恋爱都这样呢。”

      “是呀,他屋的那个菁菁就不这样,”娅娅在大豪身后气呼呼地说。大豪一惊,转过身,呆了。这妞儿竟然还不回家吃饭,来食堂了。

      此刻不走等待何时,小雅悄悄地溜了,只剩下大豪娅娅像两只斗架的公鸡对视着对方。娅娅眼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一阵子了,这叫大豪的心里好生内疚。他想:诚如小雅说的“为芝麻点大的小官,”抛弃一个把什么也给了你还与家里闹翻了的女孩子,我到底做得对不对呢?上午电话里分手,娅娅就说了,“你会后悔的”。

      娅娅仍旧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他,那怕再骂骂他是老鼠打地洞,他心里也会好过一些。他买来的中餐也就叭了几口,已经凉了。他见娅娅就这么僵持着不动,就接过她手上的碗去窗口给她买饭,奇怪的是,娅娅竟没有说反对他的话,也没有一个反对他的动作。她脸上的表情所表现出来的虽然是冷漠,却也不泛温顺。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