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总想好一点第8章   

    第8章   

    作者:漱玉.    

      梅漫脑子里跟过电影似的,记忆完全被建国路华贸中心three号写字楼十八层鸟瞰市区的风景充斥着,赶不走、拔不掉,纹路清晰地镶嵌在脑海里,像一枚钉子,扎得她脑仁生疼。

      这是记忆的硬伤。一切都是从那次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从那天开始,坏运气就开始了。

      梅漫觉得她的魂早就从十八层掉了下去。

      为何一段记忆如此刻骨铭心?

      每次提到这些,梅漫都会一撇红嘴,把眼神从左边甩到右边,嚷道:“谁也不是神仙,事没放到你头上。钱不是你亏的。”

      这件事还要从夏采薇给梅漫介绍这家渣达银行的投资说起。那天,梅漫听了夏采薇信誓旦旦的介绍,急不可耐、浅蹄试水的在这家银行投了点钞票,完全是手拿鸡蛋走滑路——提心吊胆。

      没想到,老牌英国银行就是靠谱,很快,梅漫就赚了一笔。她心里向渣达here for good(始终如一)伸出了赞许的剪刀手,人家的服务理念就是耐魔万(NO。1)。

      赚钱的甜头梅漫尝到了,实在太美妙。太轻松简单了。投五万,一年后就成了五万六千块,五十万呢,八十万呢,梅漫心里排起了一串数字。这次夏采薇介绍的事总算靠点谱。梅漫心想。

      以梅漫有限的社会经验,她经常这样提醒自己,做什么事情赶早不赶晚,必须抓紧,跟上社会潮流是不刊之论,准没错。

      赚钱的买卖才是买卖,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天天上班、回家、看电视,这是现代人的生活吗?现在是什么时代,学生都知道几个人凑钱开账户炒股,乞丐都举着二维码,大妈都知道炒黄金,大爷都知道去雄安抢房。经济高速发展,人的欲望迅速膨胀。不痴呆、不粘傻的梅漫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住自己,对不住这个大好的时代,真成了阿斗似的人物,这是时代扶你上墙啊!还用客气吗!

      用狄更斯大爷的话简约概括为: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明智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

      梅漫又在心里背诵了这段经典名言。

      想一无所有还是应有尽有?想要光明和希望吗?那就做好明智的抉择,跟紧时代的潮流,不当弄潮儿也要踏踏浪。这是梅漫总结出的短暂人生哲理。

      发财不忘老朋友,美滋滋点完钞票的梅漫这次拽着李荷花,打算直接踹开渣达牛叉的VIP客户门。

      后来,梅漫拽着李荷花直接去华贸中心投资。

      两个人走在一层宽敞的连体楼里,连在一起的三栋楼气势威武、拔地凌空的大楼很震慑人,楼肚子里吞纳了多家实业名企。当然,这里还是个商场,有很多梅漫和李荷花眼馋的香奈儿、路易威登、迪奥等大牌。

      她们要从第一栋楼的购物中心穿到第三栋写字楼的18层。脚下乳白色的大理石反射着头顶上水晶吊灯的炫光,把梅漫和李荷花的身影投在地面。梅漫甩着大长腿迈着阔步,长发在身后被气浪打得翻卷着,她的脚步比一般人跨得大,这是几年舞蹈练习的后遗症。梅漫喜欢穿微喇长裤、喜欢穿过膝长靴配A形小皮裙,或者穿拖及脚踝的飘飘长裙。宽肩、细腰、长腿,这身材穿什么都像T台上业余走秀的,因为她不走猫步、不叉腰、不甩头,没有T台上模特的职业毛病,缺少了妖娆的动作,所以只能称业余走秀。

      李荷花紧紧跟在梅漫身后,迈着她的经典外八字。梅漫曾经语重心长地说过李荷花。“荷花呀,咱能不能不像鸭子似的撇着脚走,挺漂亮的姑娘,这一步走,完全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李荷花听了也不生气,呵呵笑着说:“我想改呀,那天特意伸直了腿走,结果没走两步,唉,顺拐了。”李荷花笑着说。

      李荷花的外八字腿型,套上小翘裙,站到台上抡起白萝卜大腿就是一只惊艳的小天鹅,她还偏好梳中分丸子头,完全不用装扮就能上台旋转。

      两个人一前一后穿梭在行人中。

      “告诉你,如果你的朋友是只猪,你不用花时间跟她谈梦想,她关心的只是饲料。”梅漫边走边给李荷花灌心灵鸡汤,其实是在暗赞自己的英明和正确。

      “如今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和成功是什么?是他能挣多少钱,福布斯排行榜第几位。你看看报道,明星李荷花的几亿分手费,阔太李荷花生了三胎,中国二富李荷花买下整个斐济荷花广场,全是钱啊,豪宅啊,名车啊,搞得我天天看自己像个乞丐。”

      李荷花嗯嗯的,也不知听到没听到梅漫把她的名字当成话题女王。她的脑袋从左边转到右边,又从前边扭到后边,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根本停不下来。她不是有意心不在焉,而是眼睛完全不够使。

      “嘿,跟紧点。”梅漫回头,看到李荷花张着嘴、侧着头,八字腿都不知道抬了。这是什么景把荷花吸引住了。梅漫的眼睛顺着李荷花的眼神延伸,即刻也瞪大了眼睛。心里喊了一句,妈呀,奇葩。只见一个高鼻、深眼窝、棕色头发的外国猛男,下巴上吊着一个香肠似的棕色麻花辫。这完全是小辫子编错了位置,需要人在心里适应性错位。

      “噻,这胡子到单位要被领导一剪刀剪了。”梅漫咧了一下嘴。

      “就是,在家里也会被老爸老妈一把拽了。”李荷花补充说。

      “我上次去国外,在大街上看见一个青春美女,边走边吸烟,身后跟着她表情自然的父母,要在我家,我妈上手直接揪头发抓脸,敢抽烟,造反了还是想毁容。”梅漫笑笑说。

      “咱妈真凶猛,完全是老虎豹子的同类。”李荷花向梅漫笑笑。

      两个人把下巴上吊着辫子的奇葩男目送到穿梭的人海中。

      梅漫吸吸鼻子,呼了口气。

      “荷花,你闻这空气都是马祖龙蓝风铃味,沁人心脾呀。”

      “什么蓝风铃,我闻的是咖啡味,咱俩闻的味道怎么不一样?要不回头一人来一杯蓝山。”李荷花看着爱马仕旁边The café敞开式咖啡厅,夸张地吧唧吧唧嘴。

      “我要喝瑞士巧克力咖啡。”梅漫伸出小舌头一添嘴唇,馋了。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6】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5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幸运飞艇注册 聚丰福彩 南粤福彩 经纬福彩 搜狐福彩 乐游福彩 速八福彩 乐万家福彩 九歌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