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总想好一点第6章   

    第6章   

    作者:漱玉.    

      为了保持体形,使身上的肌肉紧致,梅漫每周做一次空中瑜伽。今天,她开着自己的黑色大众,正在帝都高峰时期的环路上一档、二档向前挪,这速度简直是乌龟爬泥潭,逼疯人的节奏。梅漫家很早就买了汽车,算是买车比较早的家庭,这当然跟梅漫家一次特别重要的抉择分不开……

      梅漫摇下车窗,真想跳出去跑步前行。或者,直接在车窗上插俩翅膀飞走。

      此时,梅漫的电话响了,是夏采薇打来的。这两天她不是去国外了吗?跟梅漫说特别痛苦、特别馋德国的烤猪肘和黑啤酒,报个旅游团说走就走了。夏采薇的毛病,只要痛苦就狂吃东西。

      那里跟国内有几个小时时差,这时候是后半夜。

      梅漫心想,这家伙不睡觉,VIP水准的夜猫子。梅漫把挂着的电话开成免提模式。这样可以从容地盯着方向盘开车前行。

      “哈喽!哈哈!”

      梅漫一听夏采薇的前奏语,就知道她不是德国黑啤酒灌猛了,就是烤肘子吃多了,肯定醉了啊。

      “我在奥古斯蒂纳啤酒馆,吃了一个烤猪肘,喝了一升半黑啤酒,撑吐了,跑厕所碰到一个老黑,也喝醉了,跟我一块吐,向我伸大拇指,说中国,好,你,中国妞。”

      梅漫一听,什么妞,恶心的连德国烤猪肘都不馋了。

      “我想起了很多美好的事,高兴啊,想笑。又回忆起了很多伤心的事,想哭。你说记忆是怎么回事?长忆别时,明月如水啊!”

      夏采薇说了一句苏轼的诗,正常人不说这些。是不是在德国大街上歪歪斜斜走路望星空呢。平时连儿歌都不太会背的夏采薇也口落惊风雨,诗成泣感人了。夏采薇情绪不能控制,喜怒无常,完全是醉酒型精神病。夏采薇的曲调高,梅漫也要跟她曲高和寡。

      她不背诗,她抖落名言。

      “如果你没有患阿尔海默症(遗忘症),百卉千葩的记忆就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会激发你无限潜能和聪明睿智。当然,也会给你带来无限欢愉和锥心裂肺的不堪和疼痛。”这是梅漫总结的人生台词,没有什么深奥的哲理,只是生活的小感悟,梅漫眼下的心智还属于凡桃俗李的水平。

      “记忆是你的历史,它有时更像你心里的一面镜子。”梅漫接着迎合夏采薇的高调。这雷人的警句当然不是梅漫总结的,这是哲人、大师们的锦囊佳句,属于月章星语。是梅漫小时候背的经典佳句,在这里引用而已。

      “喂喂!”梅漫喂了两声,夏采薇那边没有回音,难道夏采薇的曲调断了,醉睡了?

      梅漫正疑惑,车子走到东直门人行横道,这里没有红绿灯,人行横道上走过来一对老夫妇,还拉了一条咖啡色黑鼻小泰迪。梅漫想起了在国外旅游,过马路时汽车里的人总是微笑而耐心地避让行人,这一点特别绅士和文明。不像有些司机,不是满脸优越肆意按喇叭惊吓行人,就是自以为是的跟行人抢路,好像他们坐在优越的快行线上,路上的芸芸众生都是愚钝的弱智和无能的庸懦,梅漫顶看不上这种人。她的观点不是崇洋媚外,这个帽子不能瞎扣,人家好的东西就是好。用梅漫妈妈顾蕙兰的口头语:你说人话,办人事!

      看到这对老夫妇,梅漫内心升起柔情,脚下赶紧轻点刹车,微笑着隔着玻璃窗挥手,示意他们先过去。两位老人楞了一下,微笑着荡起一脸湖水褶,花白的头使劲点。

      梅漫刚点了刹车,挥动的胳膊还没放下呢,就听见大众屁股后面“嘭”一声,车身明显震动了一下,难道被追尾了。梅漫赶紧推门下车。

      “干什么你,没红灯你停什么车呀,会不会开!傻帽呀。”后面一辆宝马上下来一个男人。

      嘿,这男人出口不逊。这种每天到处喷粪的渣子,就该关进局子蹲一礼拜小黑屋,吃吃玉米面窝头。梅漫在心里狠狠抽了他俩大嘴巴,想象着朝他挺起的屎肚子踹了无数脚,直到他吐血吐屎求饶为止。梅漫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伸手相当敏捷,尤其跆拳道的前踢、侧踢定型法,大长腿掌握的相当娴熟。目测踢这个矮挫胖没问题。

      “你瞎呀还是傻呀,回家先把牙刷了别满嘴喷粪。没看到两老人和你的泰迪小祖宗过马路,那不是你爷爷和奶奶吗。倒行逆施,你不认祖宗啊。”梅漫也不是好惹的,回骂个狗血喷头。遇到这种人不能客气认怂,扭扭捏捏跟他讲道理、讲文明,就是对牛弹琴。梅漫身边即刻围了一些看热闹的群众,目光冷厉,冷眼看剧情发展。

      再交火下去估计要动手,幸亏交通堵了,戴墨镜的黑脸民警来了,不然梅漫可能挂花,说不定去完了交通队、再去医院。以恶相恶的结果是一条多么坏的多米诺骨牌。可是,谁能绕得开,那要经过修行和磨练,大众一点的说法就是理论加实践,梅漫的理论和实践都欠缺。

      追尾不是梅漫的责任,这一点毋庸置疑,梅漫看到追尾车上立在方向盘旁边的Apple。

      “他开车看连续剧,民警大哥,能不追尾吗?”

      梅漫抬起利剑般的手,直指对方软肋。对方没辩解,哈哈,这是默许了,刚才的气宇轩昂呢。现在完全是死螃蟹,耷拉爪了。

      梅漫自己开车打电话的事她早选择性遗忘了。

      车子没有严重受损,轻吻,漆都没掉多少,梅漫的心灵很受伤,重撞出血。她被民警支走了,该干嘛干嘛,如果不嫌麻烦非要把车上的漆铲掉了再补个大补丁,就自行走保险,然后去交通队处理。以后别一碰了车不看情况推门就先掐架,什么素质!墨镜民警看了一眼梅漫的下半身。梅漫低头看自己,黑色练功裤裹着曲线毕露的大腿。她赶紧麻利钻进车,谁知早换好衣服会出这么个事呀。

      智圣诸葛亮掐断手指,也算不到出此岔子。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6】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5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酷睿福彩 幸运飞艇投注网址 全民嬴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向日葵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明发福彩 乐8福彩 米兜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