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夜深不人静第21章   抉择(2)

    第21章   抉择(2)

    作者:被窝很暖    

      (6)

      茶足饭饱后,大家渐渐散场。

      “这些年过得怎样?”她问。

      “还行吧,养儿育女,有空就去趟旅行。”

      “挺舒服的。”

      我问:“你呢?”

      她站了起来,“走吧,出去散散步,我们好好叙旧。”

      江边的小路,偶尔有风吹来,橘黄路灯下,我跟着她的步调缓步慢行。

      “这是我前夫。”她打开钱包,上面是一张他们的合照。

      前夫?

      我听见这句,下意识的握紧她的手臂。

      “你没听错,是前夫。”她说得淡然。

      我点点头,借着路灯的光,依稀能看清轮廓和眉眼。

      “挺帅的,是吧?”没有等我回复,她继续说下去,“他是我在北京学舞蹈时认识的,当年和他在一起,郎才女貌的评价都听腻了。”

      我赞同道,“你们看上去很般配。”

      她笑了笑,“有什么用,还不是离婚了。”

      “放下了吗?”我摸不清她的意图,也害怕不经意的言语伤害了她,干脆直接问出。

      “这道坎啊,早过去了,我还有很长的后来要说。”她回握我的手,拉着我继续向前走。

      (7)

      她说,她和前夫相恋两年,顺理成章的走到婚姻。

      虽然相爱,但她不愿放弃舞蹈,那会总觉得,孩子可以晚点再生,而事业,在那个年纪错过的话,人生就此结束了。

      多少人还沉醉在“母凭子贵”的思想,她的丈夫却愿意理解她,支持她,从不在她面前催促她生孩子,抗下一众亲戚的言论压力,这很难得。

      他们曾相爱,那是真实存在的。

      婚后那几年,她尽情在舞台上绽放自己。

      计划怀孕前,他们一起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她腰椎盘轻微突出,因练习舞蹈过量导致的,但问题不算严重,怀孕时注意卧床休息,避免弯腰提重物就可以了。

      当一切都朝着很好的方向发展,他们满怀期待的构想未来时,命运却突然和她开玩笑。

      备孕期间,她出车祸了。

      脊椎受创,轻微的腰椎盘突出变本加厉,强制怀孕的话,面临的便是卧床一年,期间还伴随各种无法预测的风险,甚至威胁生命。

      出于很多原因,她不愿熬这份苦。

      可能是年轻气盛,可能是对生孩子没有迫切的心,又可能是更爱自己。付出生命,她说她做不到。

      而一贯迁就她的丈夫却换了模样,他十分想要孩子,不能领养,必须是属于自己的孩子。

      这件事上,他们都十分坚定自己的想法,十分要走出自己的路,堵着一口气,不妥协,便是两败俱伤。

      各不退让的话,那只能是离婚了。

      (8)

      她说,离婚后的日子,倒也没想象中的难以承受。

      人还是要活下去的,脊椎受伤不能跳舞的话,她便开了舞蹈班,指导学生练舞。

      后来,她遇到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

      她说,虽然接受了他的追求,但那时并没有多喜欢他。

      我能想象她的追求者有很多,漂亮有学识,独立又自信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她说,排除很多外在的因素,真正愿意和他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他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他离过婚,前妻留下一子,于他抚养。

      是吧,他身上必定有些什么,能达入她心底。

      他们没有结婚,只是同居,经历过婚姻失败的人,对一纸证书,并不抱有希冀。

      相处久了,她开始发现,他很适合过日子。

      细无巨细帮你打点好,宽容体贴,和他相处很舒服。

      虽然她不想知道,关于他的改变,是否来自于前一段失败的婚姻。

      他前妻留下的小孩不大,四岁,软软糯糯的孩子,伸手要抱抱时,她承认很多瞬间,她被“血脉相连”这个词吸引了。

      生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这个想法在她不曾察觉时,悄悄在心底滋生,慢慢发酵,等她想制止时,已经压不住了。

      她想给他生一个孩子,这次有了坚定的心,卧床一年也没关系,再苦再难,也想给他们之间留下些什么。

      但他拒绝了,坚决又明确的。

      她懂他,不愿让她受苦,更担心她因此消逝。30岁已是高龄产妇,即使医疗水平进步了,但怀孕风险并不比当年低。

      未知的风险依然有很多,但抵不过她想为他生一个孩子。

      这次她拼命想给他留下些什么,他却不愿要,这份感情不被重视与体谅,仿佛回到前一段婚姻,她换了一个角色,而他,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她可以假装无事发生,心中不曾出现裂痕。

      可每到深夜时分,她开始胡思乱想,偶尔甚至会怀疑,他是否会因财产分割问题而拒绝她,她不会虐待前妻的孩子,更不会争夺家产,为什么不愿相信她。

      这些莫须有的念头,悄然无声的席卷她的心,每当思绪脆弱时,更是一种心灵的折磨。

      她开始失眠,疑神疑鬼,白日却要拼命隐藏所有的情绪。

      意识到这样生活下去她会疯掉,于是,离开,又是一道必选题。

      仅有一次的人生,她不想自己过得太苦。

      (9)

      “现在呢,回来了还走吗?”

      “不了,一把年纪,是时候养老了。”她顿了顿,朝我眨眨眼,“其实我在这边开了早教中心,等你有孙子,我不计成本给你免费教学。”

      “好。”我笑得开怀,因为她说,不走了。

      友谊,也是一个很珍贵的词。

      回家路上,想起她说过话,关于她的故事,她的一生。

      她廋了很多,人到了一定岁数,便不再一昧的追求骨感,她的消瘦让人看起来心疼。

      她经历了很多,我无法评价对与错,一切都是她曾经的选择,也不用抱怨什么,她拒绝了一条路,自然会有新的境遇出现。

      心底有坚持,这一路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好与坏,都是自己走出的人生啊。

      她说羡慕我的生活,一日三餐,儿女相伴。

      我笑了笑,生活如人饮水,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分岔路上,有人往左走,有人往右走,未来通向何方,一切都源于自己曾经的选择。

      值得吗?

      没关系,一切都是自己的抉择。

      —完—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幸运飞艇开奖 奔驰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投注网址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app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